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第一百一十五章 洪武神劍分享

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
小說推薦修仙三百年突然發現是武俠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在綦毋术动身进军的同时,云州王帐里的呼征单于也动了。
不过,他并没有带任何人,连自己的亲兵都屏退了,孤身一人,手持一把看似普通的精铁长剑,往云枢郡的方向走去。
“攻破云枢郡的关键一击,当由本单于亲自出手。”呼征单于望着南方的云枢郡城,内心颇为兴奋。
二十八年前,他的父亲在云枢郡被大晋的镇北大将军陈鹏举击败,带着他逃向草原。
最后因为丢失云枢郡这样的重关被当时的单于斩首。
那个时候的他才十五岁。
现在呼征单于虽然早就已经杀死了前任单于为父报仇,可云枢郡依旧是横亘在他胸膛里的一块心病。
当年仓皇逃出云枢郡的记忆,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
此生此世都无法忘记。
对于他来说,只有重新攻占云枢郡,才能够真正治好这块心病!
“自我杀死前代单于,继任首领之后,草原部族在我的手上已强盛了数倍。”呼征单于眼泛精光,似是在畅想着未来。
“不过,我虽是单于却并非神境,那些大的部族虽然名义上臣服于我,但却并不真正听从我的号令。
“原本我是打算再休养生息十年,好好准备,只要有那位先生相助,十年之后我定能率领部族入主中原!
“奈何啊,建炎老匹夫竟为我送上来这样一份大礼,整个丰州啊,不知是云枢郡,最关键的他居然还把洪武神剑给我了。
“这真是个亡国之君!中原有言,天予不取,反受其咎,如今乃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我必须抓住,就此横推天下,入主中原!”
呼征单于的心里这样想着,同时举起手中的长剑。
他将长剑对着阳光,仔细端详,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由衷地赞叹道,“不愧是当年洪武天王的佩剑,果然不同!
“这可是连剑气余波都能斩灭神境,锋芒能让人仙都陨落的仙剑,看起来竟与寻常的精铁剑没什么区别,这就是神物自晦吗?”
这把剑的名气太大了。
由于草原上并没有刻意打压关于洪武天王的事迹,所以就算是在草原上的蛮族中,也流传着关于这把剑的各种故事。
而且,经过近三百年的流传,洪武天王当年的事迹已经变成了类似于神话。
这把剑就是传说中的神兵、仙剑!
拥有不可思议的威能。
许多草原上的小孩儿,都是听着洪武天王的故事长大的,每个小男孩儿时的梦想,就是自己也能拥有一把洪武神剑。
呼征单于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他应是这三百年来,唯一梦想成真了的一个。
当然,小时候的呼征单于,只是想拿着洪武神剑在伙伴前耍威风,现在的呼征单于,则是决心用这把神剑来征服中原,屠杀中原百姓。
“传说中的洪武天王爱民如子,没有半点私心,就算已经几乎打下了整个天下,也依旧简朴,事事都想着百姓。”
呼征单于缓缓将长剑放了下来,放在手里缓缓抚摸,像是在欣赏一件无上珍宝,忽然脸色变得严肃,竟长长叹了一口气。
“洪武天王,小时候我是很崇拜的你的,觉得你非常厉害,居然能横扫中原,做到我阿爸都做不到的事情。
“可现在我觉得你太仁慈了,居然那样优待普通百姓,那些愚蠢的农夫们能做什么,在你被天下人围攻的时候,他们又怎么帮你?
“你明明有着如此强大的神剑,为什么还要放过那些敌人,没有斩尽杀绝,最后反倒是害了自己。这些都处理不好,洪武天王也不过如此啊。
“如今我得到了你的佩剑,得到了你的力量,绝不会重蹈你的覆辙,我将会拿着你的佩剑,将一切反抗我,违逆我的人,杀的干干净净!
“就从这云枢郡开始!”
……
綦毋术骑马领兵,望着自己身后浩浩荡荡的数十万大军,他的心中豪情顿生。
就算是神境当面,在这样的兵力面前也只能逃走,甚至哪怕是上界仙佛降临,也不敢直面这数十万大军吧!
这是一股何等强大的力量。
现在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如果我现在就领着这股大军回草原,是不是就能轻松夺得单于的位置?”綦毋术的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只是呼征单于的侄子,麾下的部将却都是呼征单于的亲信。
他能获得这么大的领兵权力,纯粹是因为呼征单于的信任。
如果背叛,死敌第一个就是他自己。
“巨大的权力冲昏了我的头脑。”
綦毋术摇了摇头,目光重新看向前方的云枢郡城,“我必须用杀戮来洗刷我心灵蒙受的权力迷雾!”
他心里屠城的念头越发坚定了。
同时也在计划着应该怎么去攻城,应该从哪个位置开始,应该派多少兵力,如何攻打……
这都是要考虑清楚的。
可是,当綦毋术率军来到了云枢郡城前的时候,却当场懵了。
因为,这里的城门,居然是开着的!
大约七八千名兵卒,赤手空拳地站在城外,站在他们最前面,领导这他们的也是一个赤手空拳的男子。
“这是什么情况,有诈?”綦毋术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万般不解,甚至有些茫然。
面对这样诡异的情况,他并没有轻举妄动。
不过,云枢城门前的惠世接却已经指着对面叫骂了起来,“对面可是綦毋术?速速跪地求饶,自刎谢罪,爷爷还能留你一条全尸!”
他现在颇为兴奋,
因为,这次他是带着八千宗师出城战斗!
自古以来,谁领导过八千宗师组成的军队?
如此壮举,从未有过!
让惠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领兵直接冲过去,大杀四方。
“这中原人好大的胆子!”綦毋术则是更加疑惑了。
同时,他的心里也越发的笃定,前方肯定有他没有看出来的陷阱,否则一群赤手空拳的男丁,不可能就这样自己出城送死啊。
于是,他示意各个部将,看好自己麾下兵卒,不要妄动。
这厮足够谨慎。
可他的谨慎,却让惠世等的不耐烦了。
“儿郎们!此时敌寇就在眼前,愿随我杀敌着,跟我上!”惠世高声大喝。
与此同时,他整个人就像是离弦之箭,以极快的速度直接冲向了蛮族大军。
而在他身后的那八千宗师也纷纷运转真气,施展轻功,跟随在了惠世的身后,冲向了蛮族大军。
“这,这这?!”綦毋术已经完全傻掉了。
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一群赤手空拳的人,居然敢主动对几十万大军发起冲锋,这简直就是活腻了,是在自己找死。
綦毋术觉得事到如今,再不出手敌人就要自己把自己搞死了,连点战功都混不到。
于是,他当即下令。
“勇士们!愚蠢的中原人以为我们是草原上的绵羊,可以随便杀戮,居然敢这样就冲过来,随我一起……”
可是綦毋术都还没有讲完就戛然而止了。
因为,惠世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并且一把抓住了他的喉咙,要将他从马背上扯下来摔死。
綦毋术是有亲兵的。
一名内景绝顶的蛮族高手悍然出手,打在了惠世的胳膊上,让拉扯綦毋术的力量为之一松,那人立刻就把綦毋术带回了大军内部。
“杀!给我杀!”
綦毋术的声音从大军之中传来,满是怒火,刚刚自己居然差点被临阵斩首了,这让他愤怒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八千宗师已经跟蛮族军队短兵相接。
然后……
江少要不要嫁過來
蛮族军队一触即溃!
这些没有经过多少训练的所谓“勇士”大部分是被强征来的牧民,对战争都没有什么实际的概念。
现在面对八千宗师的冲锋,自然是没有一丁点的抵抗力。
不过,就在蛮族“勇士”溃散的时候,五万骑兵已经分成了两大队,打算在两侧将八千宗师包围全歼。
可这个时候的惠世也没有闲着,他在抓綦毋术本人失败之后,见到蛮族骑兵变阵,立刻就找到了其中破绽,冲了过去!
然后,就冲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
几百上千的蛮族骑兵,在他那双满是龙吟的拳头之下。
当场毙命!
惠世已经进入了天龙大威菩萨拳的状态,开始对蛮族骑兵进行大规模的单方面屠杀。
骑兵虽然有五万人,但想要合力攻击一个人是极其困难的。
根本就集中不起来。
只惠世几个腾挪之间,就又灭掉了蛮族几百名骑兵。
八千宗师也杀疯了。
这些蛮族士兵出奇的弱,绝大多数连块像样的布甲都没有。
在八千宗师面前。
一切的抵抗都是徒劳的。
于是,两军交战还不到盏茶的功夫,蛮族一方就开始全面溃败。
并且一溃千里,兵卒们都四散奔逃。
綦毋术只能在亲兵的护送之下,趁着乱军逃走。
云枢郡城强之上。
陈同和孟章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发生的这一切。
全都看傻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就算是八千宗师,面对几十万大军也应该会是一场苦战。
可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什么叫一触即溃?
这就叫一触即溃!
实在是太快了!
现在,下方的场面已经变成了惠世带领八千宗师一边追一边杀。
“吹号,让他们回来。”崔恒却是忽然皱起了眉头,似是感知到了什么,有些疑惑地向远方看去。
这个命令让陈同和孟章疑惑。
如今形势大好,正该追上去将敌军一举歼灭才对。
为什么忽然要让他们回来?
不过,虽然心里疑惑,但陈同和孟章还是听从崔恒的命令。
两人立刻让人吹号,示意让惠世以及八千宗师返回。
此时此刻,惠世已经带着那八千宗师大杀四方,那些逃兵根本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忽然听到收军的号声。
“怎么回事,现在就收军?”惠世眉头微皱。
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
这绝对是崔恒的命令。
陈同和孟章不能,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
对于崔恒的命令,惠世向来都是全方位执行的,绝对不会有半点马虎。
他在听到了号声后,立刻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也停下了脚步,不再予以追击,并转身返回云枢郡城。
那些追随在他身边和身后的宗师们则有些疑惑。
为什么要现在撤军?
不过,这八千宗师也都不敢违抗军令。
尤其是在惠世还领头遵守的情况下,便也只好不甘地停止了追杀,与惠世一起返回云枢郡城。
可就在惠世带着八千宗师返回的时候。
原本正在溃散的那些兵卒竟又重新恢复了组织秩序,居然调转方向,杀了回来!
“怎么回事,从未听说溃军还能杀回来的道理?”
陈同见到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刚刚还在溃逃,现在却忽然反攻回来的蛮族军队。
这是什么情况?
还是说这些蛮族在溃逃的过程中看到了什么东西?
其实,他想的没错。
这些已经溃败的蛮族,跑着跑着就跟正往这边走的呼征单于撞见了。
呼征单于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把手里的精铁长剑举起来,告诉所有正在逃走的蛮族,这是洪武天王的佩剑,是可斩仙佛的神剑。
混乱的溃逃就停止住了。
并且,在呼征单于的带领之下,居然又重新反攻了回来。
这个时候,惠世正带着八千宗师回城。
呼征单于望着前方的惠世以及八千宗师,又看了看远处高大的云枢郡城墙,冷笑道:“面对洪武天王的力量,颤抖吧!”
与此同时,他缓缓地把手里的精铁长剑抽出了剑鞘,顿时就听一声剑鸣响彻天地。
犹如虹光一般的剑身离开了剑鞘,竟变得更加光耀逼人。
“哈哈哈,洪武神剑越接近这云枢郡城就越发明亮,定是在昭示我可以顺利攻下此城!”呼征单于十分满意地大笑起来。
随即他举起了这柄洪武神剑。
沐浴着明亮的阳光,正准备向正在回城的惠世等人斩去。
“果然这把剑……”崔恒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真是好大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