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遺留熱推

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小說推薦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莉托托此时确实是被吓到了,看着面前的林顿,死亡的恐惧感开始爬上心头。
虽然已经被标注了特级战力,但是林顿的实力未免也太超出想象了啊,别说和他对抗了,开打到现在她们五个人可以说是用尽了全部的招式甚至都没有在林顿的身上刮出一道口子,而林顿处理起他们可以说简单的就能用随手打发几个字来形容,根本就看不到一点获胜的希望。
灭却师当然也会怕,之前支持着她们可以说是一种迷之自信,整个无形帝国中好像就弥漫着一种“死神不堪一击,陛下会轻易的夺取世界”的气氛,事实上前两次的袭击确实也是非常的顺利,几乎无伤的造成了瀞灵廷大量的伤亡。
但是现在莉托托可完全不敢再有什么迷之自信了,四具尸体放在她眼前她还能这么想吗?内心此时已经完全被恐惧笼罩了。
被吓到的莉托托看上去像是失去了语言能力,有些颤抖的看着林顿一直没反应。林顿看到这个情况也是慢慢地伸出手,虽然对方只是个小女孩让他有些生出恻隐之心,但是倒也没那么的纠结。
只不过就在要动手的时候,旁边“咚”的一声响,一个人影突然飞来,直接就撞在了林顿脚边不远。
着实有些突然的情况让林顿也稍微愣了下,低头看了看,发现是个看上去像是个年纪有些大的外国绅士造型的人,身上穿着的也是一套星十字骑士团的队服,明显应该也是星十字骑士团的人了,只不过林顿印象并不是很深,当然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阿久特隆?”当然对面的莉托托肯定是认识的,只是叫出名字林顿也没想起对方是谁。不过此时林顿倒是没管地上这位,而是看向了空中之前阿久特隆飞过来的方向。这阿久特隆明显是被人打飞过来的,身上还有斩击伤,此时林顿也是感觉到砍飞了他的人追过来了,还是自己的熟人。
果然很快的一个人影来到了林顿的面前,居然是主人公黑崎一护。看到林顿的时候对方也愣了下:“林顿先生,你也下来了?”
啾嚕啾嚕旅行記
林顿这边下来的时间其实要比黑崎一护还早呢,这边的黑崎一护明显是刚落地不久,当然林顿这边干什么明显是不会跟黑崎一护打招呼的。
观察了一下战场,这边的黑崎一护感觉还挺开心的,因为林顿这边明显是也在帮忙对付星十字骑士团,看来这次林顿的立场真的是他们这边的,之前黑崎一护还有些担心呢。
只是就在黑崎一护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右侧远处一道光束直冲天际,黑崎一护猛地一愣,隐约的感觉到这光束不对劲。
“黑崎一护,能听到吧。”突然一个声音在黑崎一护的耳边响起,这声音他自然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是友哈巴赫的声音。
“友哈巴赫,是你吗?”黑崎一护看向光柱的方向,虽然这边还没看到人,但是他好像是能感觉到友哈巴赫就是在那边的光柱下和自己对话的。
“我很感谢你,因为你,我们才有了这攻下灵王宫的机会。”友哈巴赫说道。
“什么意思?”黑崎一护皱眉。
“你现在所穿的衣服,也能称为王键,是由零番队的骨头和毛发编制而成的,拥有出色的耐性,和相当强的防御,可以说非常的优秀了。当然最重要的是,穿着这个衣服,能通过灵王宫72层的护盾,并且……这些护盾一旦开启,将会有6000秒的时间无法关闭……”友哈巴赫说道。
“什么?”说到这里黑崎一护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友哈巴赫的意思,瞬间一个加速启动,直接朝着光柱所在的位置冲去。
“他去哪儿?”下方的日番谷冬狮郎看着突然离去的黑崎一护有些奇怪的问道,毕竟他和林顿都没听到友哈巴赫的声音,应该是什么私聊的频道。不过显然黑崎一护离开的有些怪异,这哪有刚打完招呼突然就跑了的。
这情况也只有看过剧本的林顿弄的明白了,友哈巴赫这边已经准备入侵灵王宫了,自己这边好像也没太多的刷怪时间了,也不知道被圣别了之后留下的灭却师的尸体能不能上传来着。
“那光柱是什么?”日番谷冬狮郎此时走过来问道,那边的治疗应该是暂时结束了,显然他不可能完全治好这边的人,只能勉强的保住他们的命,六车拳西和凤桥楼十郎此时还是倒在原地的状态,不过目前这情况也不能让日番谷冬狮郎一直给他们治疗了。
“大概是友哈巴赫吧。”林顿说道。
“原来如此,友哈巴赫在那边吗?”日番谷冬狮郎听到林顿这么说倒是理解为什么黑崎一护突然离开了,这是发现了友哈巴赫的位置杀过去了吧。擒贼先擒王,能直接解决对方的首领,这次的战争自然也就结束了,于是日番谷冬狮郎也是马上说道,“那我们也马上过去吧。”
只是没等他启动,那边本来通天的光柱突然“嗖”的一下消失了,看着消失的光束,日番谷冬狮郎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去哪儿了?”日番谷冬狮郎立刻问道。
“很明显,应该是灵王宫。”林顿说道。
“友哈巴赫进入灵王宫了?”日番谷冬狮郎有些惊讶,灵王宫没有王键应该是无法进入的,友哈巴赫是怎么进去的?不过他倒是没怀疑林顿的话,只是马上考虑现在该怎么办。
超级黄金指 道门弟子
“为什么……”就在日番谷冬狮郎思考的时候,地上突然传来了一个痛苦嘶吼一般的声音,两人一低头,发现刚刚被打飞过来的那个叫做阿久特隆的星十字骑士团成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但是此时好像发了疯一般的正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好像特别的悲伤的感觉。
“为什么我会被留下!为什么!”突然阿久特隆也是抬起头对着天空仰天长啸道。
“阿久特隆,太难看了。”有了这么一个插曲,之前被吓到话都说不出来的莉托托突然也是平静了一些,开口说道。
“你还没明白吗?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阿久特隆继续激动的说道,“陛下走了,去上面了,而我们没有被带上。”
“所以那又怎么样?”莉托托说道。
“你还不懂吗?”阿久特隆嘶吼道,“那也就是说,在陛下的判断中,我们在之后的战斗中是‘非必要’的存在,我们已经被抛弃了!明白了吗?”
“哈?”这话让莉托托稍微愣了下,突然也有些动摇,不过马上说道,“你胡说什么,陛下的意思只是让我们留在这里对付死神吧。”
“不,你们这些新来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陛下的可怕。星十字骑士团是为了陛下存在的,陛下痛恨谎言,也不会说没必要的谎话,被认定‘非必要’的星十字团成员也没有存在的意义,我和你,都会成为陛下‘圣别’的食量!”阿久特隆继续崩溃的吼道。
“你说……什么?”莉托托的表情明显是已经开始相信了,但是又不愿意相信。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在这里!”阿久特隆吼道,“为什么不是我?我明明为帝国……”
“砰”的一声,阿久特隆的话还没说完,一只脚突然落下,直接将还在咆哮中的阿久特隆踩成了一滩肉泥。莉托托惊讶的抬头看向落脚的林顿。
“吵死了。”林顿皱着眉说道,“这么大年纪也不知道怎么能吼的这么大声。”
“他说的是真的吗?”旁边的日番谷冬狮郎问道,“这下面留下的灭却师都被友哈巴赫放弃了?”
“是啊,他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还留着干嘛。”林顿说道。
林顿的话对日番谷冬狮郎倒是没太大的冲击,但是旁边的莉托托再次脸色一白。
“那圣别是什么?”日番谷冬狮郎问道。
“这些星十字骑士团的力量都是友哈巴赫通过圣文字的方式给予他们的,圣别的话就是收回这些灭却师体内的力量,这会让这些灭却师瞬间变得非常的虚弱,本来就受伤的话,甚至可能直接人没了,简单的说就是献祭自己人的技能。”林顿稍微的解释了一下。
“然后把这些力量分配到其他他认为的‘有必要’的人的身上?”日番谷冬狮郎顺着林顿的思路猜测到。
“嗯,就是这样。”林顿点头。
“噗通”一下,两人正说着呢,旁边的莉托托直接双腿一软,原地坐下了。
一等农女 岁熙
“那样的话……我们到底算什么?”莉托托有些呆滞的说道,“我们到底算什么?”
“移动充电宝之类的?”林顿说道。
“你就别再打击她了吧。”旁边的日番谷冬狮郎说道。
“来来来,看你这么不想死,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林顿这边突然说道,“还在下面的这帮你的同伴,他们的灵压位置,你都能感知到吧。有兴趣当个叛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