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催妝-第二十一章 追查相伴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凌画虽然累及困极,但是这一觉睡的并不踏实。
次日一早,凌画醒来,虽然不困了,但是精神很是有些疲惫,反观孙巧颜,黑眼圈没了,气色极好,整个人看起来水嫩嫩的。
二人对看一眼,孙巧颜吓了一跳,“掌舵使,你、你这是没睡?”
凌画揉揉眉心,“我担心宴轻,没睡好。”
孙巧颜恍然,劝她,“宴小侯爷的武功何其厉害,我看你真不必担心。”
“话虽是这么说,但还是免不了担心。”凌画起身下床,喊了人送水进来。
宫里的人很快送来了两桶水,一起抬进了屏风后,凌画喊了孙巧颜一起进屏风后沐浴,昨儿她们俩倒头就睡,都没力气沐浴。
孙巧颜睁大眼睛,“我们、我们俩一起,是不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啊?”
凌画拿了人给她送来的衣裳,好笑地看了她一眼,“我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你若是觉得不好意思,你就等等再洗?”
孙巧颜也觉得身上难受,有些不想等了,立即也拿了干净的衣裳,“江湖儿女不拘小节,我也就说说。”
凌画被逗笑,进了屏风后,三两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扯掉,进了浴桶里。
孙巧颜抱着衣裳进来时,只看到了凌画一个脑袋和肩膀,心里嗐了一声,是她想多了,这什么也看不见嘛,不好意思什么啊。
于是,她也快速扒了衣裳,转眼进了浴桶里。
凌画虽然早一步进了浴桶,睁着眼睛看,但孙巧颜动作太快,她也啥都没看到,心里也嗐了一声。
两个人沐浴了好大一会儿,才一起出来,换了衣裳,走出房间。
孙嬷嬷笑着对二人说:“曾大夫开的药方子就是管用,太后娘娘今儿身子骨已经好了大半,一早就起来了,如今等着少夫人和四小姐一起用早膳呢。”
從彼岸開始的新婚生活
凌画笑着说了声好,也跟着夸了一句曾大夫。
太后坐在桌前,见二人进屋,打量二人一眼,露出和蔼的笑,对凌画问:“没睡好吗?”
魔道 祖師 陳情 令
凌画诚实地回答,“担心宴轻。”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太后拍拍她的手,“哀家也担心,刺客哪能是那么好拿的?温行之那贼子哪能是那么好找的?兴许他压根就没来京城,难道要去幽州找他不成?你若是能联系上他,让他找不到就回来吧!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幽州就在那里,让朝廷再想办法,看看是发兵,还是如何。”
凌画说着自己的猜测,“温行之一定来了,我的暗卫还有侯府的暗卫,他都带走了,应该不必太担心,我就是有些不习惯,才睡不着,姑祖母您就放心吧!他知道我们都会担心他,定然不会让自己深入险境的。”
这话不过是宽慰太后罢了,凌画其实怕宴轻不顾安危深入险境,毕竟,先皇对他其实不错,别看他不乐意见先皇,但却是有着一定感情的,先皇又是太后的亲儿子,有着亲情的关系在,宴轻眼睁睁看着他被杀,自己怕是也咽不下这口气。
她这一夜没睡好,来来去去都是他倒在尸山尸海的战场上的画面,让她绝望又冒冷汗。
太后点点头,叹了口气,“不放心又如何,先皇临终遗言,逼他答应,哀家虽然就在跟前,也不能在先皇咽气前阻止他的遗诏。”
孙巧颜在一旁说:“宴小侯爷的武功,普天之下,鲜有敌手,就算刺客武功高,宴小侯爷怕是比刺客武功还高,更何况还有叶世子身边的那位高手相助,危险性虽有,但也不大。”
太后颔首,“的确,我们该相信他。”
用过早饭,凌画和孙巧颜去见萧枕。萧枕气色也不大好,凌画蹙眉,还没问他,他便先皱眉,“没睡?”
凌画只能又将理由说了一遍,然后反问萧枕。
萧枕揉眉心,“朕睡不着。”
叶瑞在一旁也点头,“你来的正好,快劝劝陛下,他昨夜就睡了一个时辰,说睡不着,就起来了。”
他指指自己的黑眼圈,“我为了陪着他,也没睡,这样下去,眼睛都快要熬瞎了。”
四格就死掉的提督
“你这样不行。”凌画凝眉,“要不然让曾大夫开一副安神汤吧,吃了好好睡一觉,宫里的事情交给我,朝中的事情交给朝臣们,得用的人也不少,犯不着你事事盯着。”
她说完,也不等萧枕同意,便对小郑子吩咐,“去找曾大夫,开一副喝了就想睡的安神汤端来,就说给陛下用。”
叶瑞举手,“我也要。”
小郑子连忙应是,立即去了,陛下不睡,他们这些做奴才的也不敢睡,尤其是在身边伺候的他,眼睛也快熬瞎了。
萧枕倒是没反驳。
凌画坐下身,在等安神汤的空隙,问萧枕,“可有消息?”
萧枕点头,递给她一张纸条,“是琉璃传来的,说你猜测的对,宁叶也许真来京了,只不过应该没进城,你给她传信前,宴轻便猜到了,早就带着人出了城去京外搜查了,已查到了宁叶的落脚处,在九华寺后山,但他们去时,已没了人影,宴轻便带着人沿着踪迹去追,如今人已在三百里地外了。宴轻怀疑,他们在得手的第一时间就撤了,而当时父皇情况危急,我们顾不过来,足足晚了两个时辰,不知道能不能追得上。”
凌画心想果然,在江南时,宁叶去了漕郡后,藏身在清音寺,来了京城,藏身在九华寺,她一下子凌厉了眉眼,“天下寺庙均是藏污纳垢吗?着人大查所有寺庙,将九华寺封了它。”
“已封了,我也命人查了。”萧枕道:“九华寺的主持已自刎了,其余人交待不出什么。”
凌画计算着时间,“先皇闭眼后,虽然你已下令封锁所有关卡,但一层层将话传递下去,动作太慢,宁叶又在得手后立即撤走,一路关卡根本拦不住他,宴轻一路带着人追去,若是到了幽州的地界,绝对不能让他再前进了。谁知道幽州有什么在等着他。虽然我提前已派出了端阳和张炎亭的亲信去幽州,但是事情有变,我觉得他们两个人怕是成不了事儿,那么幽州就是一个龙潭虎穴。”
萧枕很同意这话,“你这便给宴轻传消息,让他追到幽州,若是看形势不对,便不许追了。朕虽然给他下命令找出温行之,但尽力而为,找不到,便等着兴兵好了。”
他说完,转头看向叶瑞,“你岭山会出兵帮朕的吧?”
叶瑞立即表忠心,“自然,岭山效忠后梁江山,从没变过二心。”
萧枕听着他这话虽然发虚,但是事实确实不管岭山曾经有什么心思,如今都是扶持他的,那就够了,对他道:“你别在京城待着了,启程回岭山吧,做好发兵的准备,听朕传信。”
叶瑞眨眨眼睛,“能不能让我睡一觉再走?”
萧枕:“……”
他没睡上觉,的确怪他。
他默了默,“行,你睡吧!”
小半个时辰后,小郑子端来了两碗熬好的安神汤,一碗递给萧枕,一碗递给叶瑞。
两个人喝下后,叶瑞直接去睡觉了,萧枕又坐了一会儿,才犯了困意去睡下。
孙巧颜佩服,对凌画小声说:“陛下可真够坚韧的,曾大夫的安神汤,叶世子喝完就困了,陛下生生又挺了两盏茶。”
凌画笑,“那是因为我表哥早就困死了,没有安神汤,他都快倒下了。”
孙巧颜:“……”
也是哦。
孙相安排好了所有事情后,听闻新皇两夜一日没睡,觉得这怎么行,连忙过来劝人去休息,没想到来到后,没看到新皇,却看到她女儿跟着凌画在学习处理宫务。
孙相:“……”
他心里直哎呦叫小祖宗,脸都不好看了,胡子抖了又抖,才训斥道:“坐没坐相,像什么话!这里是御书房,是圣地。你、你看看你的样子。”
他没敢说凌画也坐没坐相,只能对着自己的女儿训斥。
孙巧颜立即坐正,“爹,您有事儿啊?陛下一直没睡觉,如今去睡了。您有什么事儿,可以跟掌舵使说。”
孙相气的不行,对她抖着手指了半天,“你学什么宫务?”
孙巧颜神色无辜,“就是掌家嘛,比我娘教给我的复杂,我娘每回都抓着我学掌家,如今掌舵使乐意教,爹您不满意个什么?”
孙相心想,我是不满意你学掌家吗?宫务跟掌家能是一回事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