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txt-第九百九十七章 見聞讀書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小說推薦從今天開始做藩王从今天开始做藩王
“这倒也是。”陈虎挠了挠头,不由笑起来。
常威点点头,继续说道,“此番雍州战事告一段落了,殿下来了电报,让你和本将一起押解穆勒洪真回去,可能还有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们枪骑兵。”
“是,将军。”陈虎一阵激动。
这一年来,燕王不是在南方打仗,就是出海打仗,他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燕王了。
能见到这位让他始终崇敬的燕王,他自然十分期待。
即便是被骂两句,他也高兴。
第二天,他起了个大早,在府衙门口等待常威。
太阳升到柳梢,常威从府衙出来,二人向晋河东岸而去。
随他们一起同行的是五花大绑的穆勒洪真。
乘坐渡船到了东岸,一行人抵达车站。
这时候,一辆蒸汽机车正在车站内等待。
这时,常威拔掉了穆勒洪真嘴里的碎布。
陈虎见状,惊了一下,忙要阻拦。
穆勒洪真也怔住了,就要咬舌自尽。
常威幽幽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燕王殿下说了,咬舌自尽是骗人的,即便你咬掉舌头也能救回来,到时候只会变成哑巴。”
陈虎闻言,松了口气,目光投向穆勒洪真。
只见穆勒洪真面色涨红,突然大叫起来,“杀了我,杀了我!”
轻轻摇了摇头,常威冷笑道,“杀了你多可惜,你不是想将大颂据为己有吗?今日便让你见见大颂的河山,解解馋,当然,也让你死心,让你明白一个道理,你们北狄将再也无法染指大颂。”
“胡说,只要我北狄还有一个男儿,将来灭你大颂的必是我北狄。”穆勒洪真如同疯子一样喊道。
常威没有再理会穆勒洪真,只是在等蒸汽机车发车。
“呜呜呜……”一刻钟之后,蒸汽机车的汽笛发出响亮的鸣叫声。
一辆黑色的蒸汽机车缓缓来到常威面前。
还在不断叫骂的穆勒洪真见了,张开的嘴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眼睛直直盯着眼前的钢铁巨兽。
这一刻,他突然感到一股无法遏制的恐惧从内心升起。
他想问常威这是什么?但碍于脸面又什么都不问。
只能带着满肚子惊疑,被大颂士兵押了上去,坐在一侧的窗户边。
而常威和陈虎则坐在他的对面。
“呜呜呜……”又等了一会儿,蒸汽机车再次发出轰鸣声,开始缓慢向前移动,窗外的景色加速向后倒退。
穆勒洪真显然受到了惊吓,他不自觉抓住了车窗边缘,就如同抓住战马的缰绳。
饶是他见多识广,但面对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钢铁巨兽,他还是无法淡然。
毕竟,这太过令人感到震惊。
常威和陈虎注意到穆勒洪真的表情,相视一笑。
“这个东西叫蒸汽机车,蒸汽机车下面的东西叫铁轨,现在大颂整个北方都铺设了铁轨,可以让蒸汽机车抵达任何地方。”常威淡淡说道。
“果然是乌兰巴说的东西,乌兰巴在罗斯国也见过这个东西,没什么了不起。”穆勒洪真强装镇定,实则心里震惊之极。
他无法想象大颂是如何有了这个东西的。
因为按照乌兰巴的说法,蒸汽机车可是西土蒸汽工业的巅峰代表。
“的确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我们的计划是把铁路铺到草原。”常威歪着头,注视着穆勒洪真。
听到这句话,穆勒洪真的身子不由一颤,但他没有任何言语。
常威继续道,“再告诉你一件事,雍州原本只有马翰的八万白虎军,我们大颂只用了三天的时间便把十五万中央军,五万驻扎在宁锦都司的玄武军运到了雍州,包括粮草辎重和火炮弹药。”
穆勒洪真握住窗户的手不由抓紧了。
此刻,他的心沉入了水底。
宁锦都司距离雍州可是有两千里之遥。
三天的时间,宁锦都司的兵马便可到雍州,这等于比他们北狄骑兵还有快上数倍。
原本,大颂的枪骑兵让他已经很绝望。
但他抱着草原广袤,足够北狄人藏身的想法,认为北狄还是能躲避枪骑兵追杀,重新崛起。
现在,常威的话对他无疑是又一次重击。
如果大颂真的将铁路铺设到草原,再辅以枪骑兵,他们北狄将真的再无生路。
“穆勒洪真,属于你们北狄的时代过去了。”常威又说了一句,满是嘲讽。
之后他不再言语,只是闭目养神。
“哼哧,哼哧……”车厢里只剩下蒸汽机车奔腾的声音。
穆勒洪真脑袋一片空白,如同枯死的老树一动不动,望向窗外。
从晋河东岸出发,蒸汽机车首先抵达了晋城。
这座因战争而饱受摧残的城池如今因晋州丰富的煤炭,吸引了大量商贾和百姓前来定居,正焕发出新的生机。
城内干净笔直的水泥道路上,此刻喧喧嚷嚷。
商贾拉着满载货物的马车给沿街的缺货的商铺补货。
百姓挑着萝卜,白菜,自家养的鸡鸭沿街叫卖,衣物即便不干净也俱都规整,无衣不蔽体之人。
酒楼酒菜飘香,商贾,百姓坐满大堂,杯筹交错。
正是放学时间,学童从公孰鱼贯而出,身穿统一的学服各自归家。
工坊内,工人也到了吃饭时间。
他们或是走上街道吃路边小吃,或是在工坊饭堂打饭。
这些画面只是一闪而过,穆勒洪真有些看得懂,有些看不懂。
但他能感觉到大颂正在焕发的蓬勃生机,这是一种令他恐惧的生机。
蒸汽机车继续前行,从晋城穿过,又过了三个县城。
这县城虽不比晋城繁华,但百姓的模样似乎也都富足,恍然没有了曾经饥寒冻馁的凄惨模样,个个身子健硕起来了。
这一切,让穆勒洪真越发不安。
一天一夜,他一滴水,一口饭也吃不下。
至尊透視 亂了方寸
而进了燕州之后,他越发吃不下饭了。
作为燕王曾经的封土,最受益于发展的地方,燕州即便是县城也能与晋城比一比,就更不必提郡府的繁华了。
我有无穷天赋 小说
懶神附體 小說
他真真以为天下最富庶的豪族都聚在了这些郡府中,大多数人光鲜亮丽。
又是半日的行驶,蒸汽机车驶入了燕城。
见到城墙上燕城两个大字。
前輩! 來談一場辦公室戀愛吧
穆勒洪真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无力感,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