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愛下-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少昊大帝鑒賞

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
小說推薦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全球进入大洪水时代
四部众的最高神都来了,现在苏黎于这十四部万象森罗中,十三位最高神都见遍了,当然,其中的妖主、地帝、暗帝和兽帝都已经陨落了。
余下的十位最高神中,巫部的巫主留在了无间冥土,巫主实力太弱,远远达不到宰境,而余下的九位最高神中,火帝、木帝、雷帝、风帝、天帝、魔帝、羽帝和冰帝都出现了。
就只余下了传说中最神秘的神部之主。
苏黎看着这八位帝王的神性力量都与这神性宫殿融合在了一起,汇聚形成了一股神性海洋。
總裁爹地好狂野 簡小右
这股神性海洋力量的令苏黎露出了凝重神色,不过他心里依旧无所畏惧,随着突破晋升为了第七位阶的真神,苏黎现在连第八位阶的诸帝都不放在眼里,一步跨出便到了诸帝面前,双眼射出两道神光,似在洞察一切,看进这神性宫殿内,想要一窥内部真实。
很快,他就看到了里面隐藏着一道道被收敛起来的气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些气息里,隐隐夹杂着祖部的神性气息。
这个发现让苏黎有些意外,突然身边人影一闪,却是徐雪慧来了,她全身都笼罩在了粉红能量之中,她现在已经是七阶巅峰,正处于突破的状态中。
紧跟其后就是烛阴大帝、郁荼、帝江三位八阶的帝级真神。
“这感觉……”
郁荼似乎也有所感应,突然变得有些激动起来,道:“纣绝,泰煞,难道是你们?”
可惜这神性宫殿中,并没有人回应他。
郁荼皱起了眉头,忍不住了,主动朝着神性宫殿冲去。
“我感应到了,就是你们,你们为什么会隐藏在这里?还是说被这些家伙囚禁住了?”
郁荼超过苏黎,朝着前方冲去,却感觉一股恐怖力量汹涌而来,他虽然拥有帝的力量,也抵挡不住。
这神性宫殿四周,雷帝和天帝等八帝的力量汇聚为一,形成了一个绝对防御大阵,郁荼如何能够撼动这个八帝的防御大阵。
郁荼被弹回,烛阴大帝和帝江紧跟上前。
烛阴大帝掷出烛阴台,帝江显出混沌钟。
“嗡”地一声响,混沌钟发出巨大声响,这一次三帝一起出手,徐雪慧右手一挥,也打出一道粉红能量。
她虽然还未晋升为帝境,但她现在打出去的力量比一般的帝还要更强。
八帝的防御大阵开始剧烈波动起来,苏黎看着他们都出手了,意念一动,腾空而起,朝着神性宫殿逼近,只出一拳,隔空一击。
“轰”地一声,这一拳直接就洞穿了八帝联手布置下来的防御大阵,击中那神性宫殿。
神性宫殿剧烈震动,发出咯嚓脆响,表面立刻出现了大量裂缝。
苏黎紧跟着打出第二拳。
原本盘膝坐在于虚空的八位帝王都变了脸色,纷纷站了起来,其中的雷帝发出一声威若雷霆般的震喝,开始召唤自己的森罗象。
很快,一尊通体被蓝色雷电缭绕着的雷电巨人降临。
这就是他的“司掌诸天神雷大道真象”。
雷帝的真身与这雷电巨人融合为一,巨掌一抬,便见万千道的巨大雷电降临,化为一片雷狱,滚滚雷电如海啸,朝着苏黎汹涌而来。
雷帝发威,这威势惊天,看在苏黎眼里,竟然隐隐超越了天帝和风帝的层次,只怕眼前这诸帝之中,倒是以这雷帝最强。
雷帝爆发了,风帝也紧跟着发出一声长啸,召唤森罗象。
风帝召唤出来的森罗象是一尊肩背日月神光的巨虫,为日月太虚至高神风主象,这巨虫的胸膛从中裂了开来,里面爬出无数的怪虫。
这种虫表面看起来布满皱纹,如同枯萎的树叶,正是风帝的神具枯萎虫。
这数不清的枯萎虫化为了一股洪流,朝着苏黎冲来。
雷帝和风帝出手,紧跟着火帝也召唤出了一尊沐浴在火焰中的巨人,木帝显化的是一株绿色的参天巨树,天帝化身狂暴巨兽,魔帝化为一条长着两个脑袋的巨蟒,冰帝化身一尊冰雕巨人,羽帝化为一只巨鸟,全身覆盖着厚厚的雪白羽毛。
八位帝王都召唤出了森罗象,力量进一步提升,苏黎的第二拳被他们联手的防御大阵挡住。
“好……”
苏黎微微颔首,身体之外,三头六臂的森罗象出现。
他现在的森罗象已经晋升到了第七位阶,为不朽神魔、太始祖龙象,身上缠着祖龙,脚踏着太始鸟,太始鸟发出一声啼啸,威压远超羽帝显化出来的那只巨鸟,载着苏黎的森罗象,朝着八帝联手的防御大阵冲去。
惊天动地巨响,苏黎意念一动,太古祖龙发出龙吟长啸,一双龙爪探出,抓进防御大阵。
大阵在破灭,火帝、雷帝和风帝等相继受到震动,经受不住,嘴巴开始吐血。
他们眼里都露出了惊骇神色,连着吸气,一声声的咆哮响起,无数道的虹光出现,疯狂朝着八位帝王的森罗象里汹涌而去,他们的森罗象在膨胀,实力进一步提升。
他们借来了八部万象森罗的神众力量,显化各部万象森罗的神性力量,结合在一起,终于将力量推到了巅峰极限。
八部万象森罗的神性本质都浮现了出来。
火部的神性本质便是一团先天之火,雷部的神性本质是一只诞生于上古雷泽的雷兽,木部的神性本质是一株混沌中生长出来的混沌之树。
八部的神性本质浮现,接近的烛阴大帝、郁荼和帝江直接就被反震了回来,根本连接近那防御大阵都做不到。
郁荼满脸迷惑又不甘心,连声怒吼,只是凭他的实力,已经无法接近这防御大阵,更别说破开防御大阵,进入那神性宫殿。
唯有苏黎依旧扛住了这股恐怖力量,六只手臂张开,石锤、蚩尤之刃、祭坛出现,头顶上那祖龙武器如一轮新月悬浮。
右手抓住蚩尤之刃,迎面劈了下去。
蚩尤之刃受到苏黎力量激发,立刻便有一道虚影从上降临,正是上古兵主,跨越时空,再次出现,这道通天的虚影发出若有若无的咆哮,接过蚩尤之刃,一刀劈下,击中雷部的神性本质显化出来的雷兽。
那雷兽抬爪,挡住蚩尤之刃,双方都是上古的存在,隔着时空正面对抗,这一片天地时空都在震动,但却并没有崩碎。
这片时空有那宫殿的神性力量镇压,除非他们的力量能够超越这股神性力量,否则都无法破碎这片时空,更别说将这片时空打得归于虚无。
苏黎左手抓住石锤,紧跟着抡了上去,石锤中炸开一道道的能量,羽帝和冰帝承受不住,嘴里鲜血狂喷,那玄冰冥狱不朽至高帝象和羽化为仙至极尊崇主象直接开始崩碎。
羽帝和冰帝在八帝中实力最弱,成为了这防御大阵的弱点,被苏黎隔空一击,立刻遭受重创。
羽帝和冰帝倒下,苏黎往前挤了进去,轰隆隆,八帝联手筑起的防御大阵,全线崩溃,苏黎右手一翻,突然祭出祭坛,凌空拍了下去。
这一击锁定了其中火帝显化出来的火焰巨人,一声惊天动地嘶吼中,火焰巨人从头往下,开始碎裂,爆成万千个的火焰巨球四处飞溅。
火帝实力很强,比羽帝和冰帝强大得多,至少也不弱于天帝,但此刻面对苏黎一击,却显得不堪一击,立时崩溃。
苏黎的无念想域席卷,裹住火帝,古城万象森罗出现,就要将火帝吞噬。
余下诸帝都露出了震惊神色,八帝联手的防御大阵竟就这么被苏黎破了,而且他还没有借用古城万象森罗的力量,只凭一己之力,就能力压诸帝。
“这是……皇的境界?”
风帝发出了带着一丝震惊的声音。
火帝在怒吼,发出惊天动地咆哮,雷帝、木帝、风帝全力出手,想要抢救火帝。
苏黎连着三拳隔空打了出去,雷帝、木帝和风帝尽数狂吼着翻滚飞了出去,那庞大躯体撞击着后方的神性宫殿,木帝显化出来的那株参天大树更是拦腰折断,凌空飞了出去。
这座神性宫殿被他们撞击,发出剧烈摇晃震动,表面立刻显出一条条如蜘蛛网状的裂缝。
苏黎逼近神性宫殿,被他打碎的火帝坠落古城,无数的上古神魔骸骨疯狂涌了上来,立刻就将火帝淹没了。
苏黎紧跟上前,连着两拳打出去,洞穿虚空,天帝和魔帝狂吼,直接就被砸飞,再次撞击上后方的神性宫殿。
苏黎随着晋升为了七阶王,已经拥有了无敌之势,只凭自己的力量,八帝联手都抵挡不住。
下一步就他站到了神性宫殿面前,持着祖龙武器,迎面劈了过去,他要将这神性宫殿从中一劈为二。
古城里连着传来了一声声的咆哮,突然间,一尊上古神魔骸骨冲天而起,浑身都散发出了火红的神光。
它吞噬了火帝的血肉,终于血肉再生,活了过来。
苏黎的脑海里同一刻感应到了一道关于这上古神魔的讯息。
少昊大帝。
又一尊大帝级的上古神魔,那气息汹涌,似乎不在烛阴大帝之下。
“少昊——”烛阴大帝突然开口,看着这刚刚跳出古城的上古神魔,隐隐露出一丝激动。
“烛阴,想不到,我们还有这一天……”少昊大帝抬起头来,脸上的血肉再生,却是一个中年男子,充满了唏嚅的神色。
苏黎持着的祖龙武器,迎面结结实实劈中神性宫殿,这宫殿在震动,慢慢从中裂开。
虽然这神性力量强大无比,但终究是抵挡不住苏黎的祖龙武器。
随着这宫殿裂开,一道道的气息从中冲射而出,郁荼猛地上前,睁大双眼,再次失声叫了起来:“纣绝、泰煞、犯武、恬昭——”
随着他的叫声,苏黎看到了这裂开的宫殿之中走出了四道人影。
这四人也看着郁荼,只是神色有些漠然。
苏黎心头微动,看郁荼激动的模样,显然对于这四人很熟悉。
“郁荼,怎么回事?”苏黎传出一道神识波动。
“纣绝他们……是我的生死兄弟……我们是当年祖部万象森罗的五帝……”
苏黎感应到了郁荼的讯息,微微一怔,这才想起祖部万象森罗,与郁荼同一个等级的共有五座神座,郁荼是其中之一,现在他知道郁荼是帝级的存在,那么另四人自然也是帝级,他们合称五帝,只是除了郁荼外,为什么这余下的四帝,却从这被劈开的神性宫殿里走出来?
苏黎迷惑,郁荼也一样不解。
“纣绝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这些年你们都被囚禁在了这里?”郁荼再次叫了起来,想要往前。
这四人中的一位,被郁荼称为了纣绝的男子终于开口淡淡道:“郁荼,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们并没有被囚禁,我们只是弃暗投明,进入了神部而已。”
郁荼一呆:“神部?”
另一位披着黑色长袍,带着高冠的男子开口道:“没有什么稀奇,我们只是遵循鬼皇的命令而已。”
郁荼浑身都在微微震动:“鬼皇……难道他……”
纣绝看着郁荼,眼神里隐隐露出一丝怜悯的神色,道:“没办法,想要彻底封印魔醯,就必须要牺牲氏祖,那时候的氏祖就只余下了有胥氏,这也是无奈之举,原本你们老老实实的听从上头的安排,接受自己的命运不好吗?为什么非要闯入这里……打破我们的宁静?扰乱这永恒宙的秩序?”
纣绝说到这里,微微抬起头来,看向了徐雪慧,道:“不错,有胥氏后继有人,只需要让你像有胥氏一样诞下血脉,再次封印魔醯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郁荼听得这话,一张脸孔渐渐涨成了血红色,一双眼睛慢慢变成了赤色,浑身都在微微颤抖起来。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难怪……难怪当年有胥氏祖……遭到暗算……你们这些叛徒……”
郁荼怒到了极点,突然仰天发出一声咆哮,双足一蹬,猛地冲天而起,状若疯狂朝着纣绝扑来。
纣绝看着扑过来的郁荼,神色不变,只是淡漠的道:“你被支解封印了这么多年,我却是修炼了无尽岁月,我们之间,早已不在一个层次,凭你也配朝我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