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墮落的狼崽-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撤軍分享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钵逻耶迦城,补罗稽舍二世看着面前的众人,脸上不见有任何的笑容,急报是一个接着一个,尤其是在华氏城陷落之后,城内的总督们人心就不稳了,将士们议论纷纷,军心混乱。
“诸位,大夏的兵马主力就在我们的前方,进攻曲女城和周围的兵马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想要将所有的城池都打下来,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补罗稽舍二世宽慰道。
“陛下,哨探传来的消息,大夏将军已经发布了命令,只要加入大夏军队,建立功勋之后,可以获得和大夏士兵同等的待遇。他们并没有诛杀所有的婆罗门和刹帝利种姓。”波罗奈总督苦笑道。
大夏兵马拿下华氏城之后,第二个对付的就是他的波罗奈,波罗奈城池不仅仅是他的根基,更是他家人生活的地方。
“是啊!大夏军队政策的改变,让军中将士有了其他的想法。”吠舍厘总督也出言说道。
蝼蚁尚且偷生,以前大夏的兵马就很残暴的,无论是谁,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既然如此,还不如反抗一番,或许能击退对方呢?
但现在不一样了,大夏改变了策略,只要立功,就能得到活命的机会,甚至还能像大夏的士兵那样,能够升官发财,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得到的,向往生存,向往活命,这样的好事哪里能找到,既然如此,还不如归顺大夏呢!
“我的波曼总督,你认为大夏的策略真的改变了吗?不,他们绝对不会改变自己的策略,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兵力不足。他们是不会改变自己的策略的,我们都是大夏的仇敌,他们要将我们斩尽杀绝,归顺他们,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补罗稽舍二世望着面前的波罗奈总督苦笑道。
他一方面是不相信大夏,另外一方面也是不想让这些城池的总督离开了自己,这些人的兵马虽然损失了一些,但总比他们将兵马都撤走了好,有这些人在,还能壮一下声势,这些家伙若是走了,对大军的士气肯定是有影响的。
“诸位,敌人这是准备利用你们的士兵来进攻我们天竺人,到了后来,自己的兵马没有损失多少,死去的只能是我们天竺自己人,让敌人占了便宜。”补罗稽舍二世看了众人一眼,顿时十分惋惜的说道:“这一切都是敌人的阴谋,诸位怎么能上当受骗呢?难道我们的刀枪是为了对方人吗?”
补罗稽舍二世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影响,这本身就一个计谋,在天竺大地上,这些人怎么能立功,还不是斩杀天竺人,击败任何一个阻挡大夏兵马的人,然后建立功勋。
“不错,陛下的话有道理,我们绝对不能成为大夏棋子,我们手中的兵器也不能对准自己人,”一个总督大大声说道:“诸位,我们都是天竺人,岂能帮助敌人侵略我们的家园?”
波曼总督看了对方一眼,顿时生出一丝冷笑。对方是奥里萨总督,靠近大海,物产丰富,兵强马壮,宛若是一个强国一样,莫说现在大夏还没有攻打过去,就是当年的戒日王也不能将对方怎么样,现在已经自治了。
眼前的补罗稽舍二世恐怕也只能看着对方,毕竟对方实力不弱,得罪了对方,自己未来在统一整个天竺的时候,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这个家伙看着大夏不能将对方怎么样,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若大夏的士兵杀到,这个家伙恐怕跑的比谁都快。
好像感受到波曼双目中的不屑,奥里萨总督兰比尔露出一丝得意之色,波曼只能是冷哼了一声,他并没有再继续纠缠下去,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整个马哈纳迪河以北的城池都会涉足其中。大夏的兵锋一直涉足德干高原以北所有的地盘。
“陛下,眼下敌人就挡在我们城池之外,若是不能击败对方,我们的兵马恐怕很难安心决战。并他们想着自己的家乡。”果然吠舍厘总督斯里也紧随其后,大声说道。
华氏城向西,前往曲女城的位置,吠舍厘就在官道上,当初李景隆焚烧那烂陀寺的时候,斯里就不敢出城迎战,足见吠舍厘城池的防御了,现在斯里带着兵马来和补罗稽舍二世会合,吠舍厘城中还有多少兵马是可以猜测的出来的。
在这种情况下,吠舍厘一旦遭遇到敌人的进攻,就无力抵挡。从这方面来说,吠舍厘比波罗奈更加危险,两个总督最为着急。
“两位,这个时候,若真的有事情发生,恐怕已经发生了,两位带领部下兵马撤退,还能撤到哪里去呢?既然如此,还不如留在这里,和陛下一起解决敌人,或许还有一丝机会为自己的亲人报仇。”奥里萨总督兰比尔笑呵呵的说道。
波曼等人听了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了,虽然他们在心里面知道对方说的有道理,但事情却不是这么说的,现在不仅仅是众人的事情,同样也是遮娄其王朝的事情,大家都是为了遮娄其王朝的事业而浴血奋战。想到自己的家人还在老巢内,随时都有可能为敌人所杀,这些人哪里还有心思在这里作战。
补罗稽舍二世扫了众人一眼,并没有说话,这个时候,他是不好说什么的,实际上大家都知道,敌人若是进攻自己的城池,大军回去已经来不及了。
就比如刚刚被击杀的华氏城就是如此,大军回去是很及时的,但这种及时就让华氏城的兵马损失惨重,华氏城总督被杀。
既然如此,为何这些总督要求回去呢?那就是在逼迫补罗稽舍二世决战,他们已经等不及了,近二十万大军云集在这里,每天消耗的粮草很多,这些粮草除掉遮娄其王朝自己运转之外,还有部分是北方各大城池承担的。
大军在这里等了这么久,再不决战的话,这些城池将会损失更多。
决战吗?补罗稽舍二世想着当初在战场的一切,脸上露出一丝迟疑来。若是放在以前,他自然是敢和大夏决战的,但现在,他心里面反多了几分迟疑,因为他发现自己麾下兵马不是大夏的对手。
众人感觉到补罗稽舍二世神情有些不对,大厅内的议论和争吵声顿时消失了许多,大家都望着补罗稽舍二世,等待着对方的决定。这些家伙能成为一个城池的总督,自然都是不简单之辈。
大家跟在补罗稽舍二世身后,是为了享受富贵来的,期盼着补罗稽舍二世击败大夏,让大家回到以前的局面,继续自治,享受荣华富贵。只是补罗稽舍二世到现在还没有击败大夏,如今众人的老巢都受到了威胁,随时都有可能落入大夏之手,众人就有些着急了。
“诸位,大夏皇帝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他的存在只能是摧毁我们的根基,改变我们的地位,此人一旦统一了整个天竺,我们都没有活路,所以我们必须击败敌人,唯有击败大夏,才能保住我们胜利的果实。”补罗稽舍二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队伍不好带,尤其是在眼前这种局面之下,敌人的力量强大,自己居然没有任何信心,想要团结周围的士兵,和敌人决一死战,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陛下圣明。”一干总督听了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大家也都听出了补罗稽舍二世的言下之意。
“此战我们必须要胜利,一旦我们不胜利,我遮娄其王朝的兵马只能退回德干高原,但诸位就不一样了,诸位就要独自面对大夏皇帝的兵马了。”补罗稽舍二世怒其不争,这些话他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作用,这些家伙还是想保存自己的实力,想让遮娄其王朝和大夏相互厮杀,两败俱伤,根本就没有团结一致的想法。
众人听了面色一正,虽然无人说话,但目光中多有一丝坚定之色,一开始大家都想着让大夏和遮娄其王朝同归于尽,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已经不是补罗稽舍二世第一次说返还德干高原了,第一次或许是威胁众人,但第二次、第三次就不一定了。补罗稽舍二世这个家伙或许是真的想离开钵逻耶迦城了,到时候众人就要独自面对大夏的兵马了。
奉旨懷孕:追捕逃孕小萌妃 小說
熊貓 漫畫 ptt
“怎么,诸位不会以为我说的是假话吧!若是如此,你们可以试试。”补罗稽舍二世看了众人一眼,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来。
“不敢,既然陛下这么说了,还请陛下下令,将所有的兵马统一起来,放在一起训练,这样一来,我们才能形成统一的指挥,才会步调一致,否则的话,到时候,仍然是各自为战,然后被敌人各个击破。这样一来,如何能击败敌人。”波曼大声说道。
“集中训练自然是好事,但也公平,陛下将士有的,我们的部下也应该拥有,只有公平,才能让将士们齐心协力,一起对付敌人。尤其是在进攻的时候,双方的将士应该统一对待,不能故意消耗我们的兵力。”斯里大声说道。
“那是自然。”补罗稽舍二世听了很高兴,他顿时松了一口气,实际上,他也担心这些家伙撤军了,这些人各自为战,最后难逃覆灭的危险,可是自己呢?遮娄其王朝出兵十几万人,消耗的粮草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个时候撤回去,不但得不到任何东西,还损失了不少钱粮,这让补罗稽舍二世如何能忍受,再想想,日后还要独自面对大夏的进攻,心里面更加的不好受了。
现在这些家伙终于答应自己的要求了,相信不久之后,这二十万人马就能成为自己手中的棋子,听从自己的命令,向敌人发起进攻,再也不像以前一样,就好像是一盘散沙一样,敌人一次冲锋,就让敌人击溃,简直太弱了。
“那就将诸位的兵权都交出来吧!我们先在一起训练三天,相信大家熟悉之后,就能发挥强大的战斗力了。”补罗稽舍二世对这些兵马还是很有信心的,相信不久之后,就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聚在自己的旗帜之下,向敌人发起凶猛的进攻。
总督们这次没有耍花样,毕竟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再不联合的话,恐怕到时候真的让遮娄其王朝离开了,自己等人就要独自面对凶残的大夏军队了。
劍、頭冠與高跟鞋
总裁女人一等一 二十九
鐵骨 天子
等到众人交出兵权之后,补罗稽舍二世开始命令麾下将军对联军进行整编,然后训练数日之后,就准备和大夏进行决战。
城外大营中,向伯玉急急忙忙的进了大帐,看见李煜正靠在躺椅上看书,脚步也放轻了许多。
“陛下,城中的敌人正在训练,而且声势浩大,和以前有些不同。”
“那说明敌人已经联合起来了,他们这是决战前的操练,使得彼此之间的配合更加紧密一些,看样子,决战就在眼前了。”李煜先是一愣,很快就轻笑道:“不过,既然是决战,那这个决战就不应该让敌人来决定,何时、何地决战,应该是我们说了算,他们想决战,我们还不同意呢!”
“陛下的意思是?”向伯玉一愣,要知道,在这之前,大夏皇帝是想近期决战的,没想到,这个时候皇帝居然不想决战了,这让他啧啧称奇。
“既然他们已经准备好了,那我们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撤军,传令下去,趁着敌人还没有整顿完毕,连夜撤军。”李煜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冷笑道:“这些人联合起来,也只是暂时的,在外面有我们压制着,所以才会联合起来,一旦我们撤军,敌人外面没有敌人,他们就会内斗,那个时候才是我们出击的时候。我们走了,他们的矛盾才会显现出来。”
“陛下圣明。”向伯玉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李煜的打算。
“决战总是掌握在我们手上。”李煜淡淡的说道。
“臣这就去传令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