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愛下-第兩千五百二十一章 那就是我看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火光中,双方开始最后的死磕。
弹光填充着空地,冲突进一步升级。
不管是推进的清姨他们,还是负隅顽抗的敌人,都死命倾泻出枪中弹头。
枪声骤然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激烈程度。
密密麻麻。
到处都是子弹呼啸,敌人很快就扛不住了。
他们从掩体钻出来迅速撤离,只是刚刚跑出十几米,就全被子弹撂翻在地。
两分钟后,近百名敌人全部倒在血泊中。
满地尸体,火光弥漫,场面也算得上血流成河了。
随着清姨等人毫不留情的补枪中,残存的十几个伤者彻底没了惨叫。
“唐总,场面控制。”
“陈厉婉和陈惜墨的人基本死光!”
“只是没有看到陈厉婉、陈惜墨和张有有的身影。”
“不过我已经安排了六人去小镇两端盯着。”
“我也呼叫了直升机支援!”
“陈厉婉他们跑不了的!”
“有直升机的大灯扫视和巡回,加上我们地面搜索,陈厉婉和张有有她们跑不了的。”
清姨向唐若雪作出汇报:“战氏家族今晚血亏了。”
“收到!”
唐若雪轻轻一压枪口,随后对着对讲机开口:
“山丘留下三个人盯着,其余人全部下去搜寻。”
“今晚,我们挖地三尺也要揪出陈厉婉她们。”
她一声令下。
十几名唐氏精锐马上从山丘下去帮忙搜查。
“呜——”
这时,远方射来几盏刺眼的光芒,刺破雨帘,让人眼睛一亮。
轰鸣声响也传了过来,两架直升机呼啸靠近。
唐若雪抬起头:“援兵来了,清姨,安排直升机两端搜寻。”
盤 龍
清姨马上回应:“明白!”
“呜——”
两架来阿帕奇靠近废弃小镇。
雨水和夜色很是束缚它们的行动。
但机师依然依靠熟练的技术,开始降低高度搜寻陈厉婉等人下落。
大灯非常刺眼,让废弃小镇宛如白昼。
“啾啾——”
就在这节骨眼,几声尖锐呼啸划破长空。
唐若雪脸色巨变吼道:“危险!趴下!”
神医修龙
她根本不用去辨认,一听就知道是肩扛式火箭弹。
直升飞机低空盘旋时最大克星。
“砰砰!”
绝品神医 小说
几乎就在清姨等人手忙脚乱扑在地面上,两枚火箭弹喷着橘红色的火焰击中阿帕奇。
一架阿帕奇,承受惨烈地轰击爆炸后,冒着一大蓬黑烟,重重栽向地面。
几个躲避不及的唐氏保镖,被仍在转动的螺旋桨打飞。
当场横死!
另一架尾部螺旋桨被击毁的阿帕奇,彻底失控,打着旋,撞向清姨他们刚才趴下的地方。
唐若雪大惊失色,连连吼叫:“清姨,小心,小心!”
没等她话音说完,清姨已经一拍地面,像是陀螺一样旋飞出去。
几乎是她刚刚离开,滑过来的直升机撞在她原地。
轰,一声巨响,三名唐氏保镖连惨叫都没发出,就被爆炸和浓烟吞噬。
惨不忍睹!
“扑!”
爆炸中,又一块碎裂的螺旋桨残片飞射过来,狠狠斩在唐若雪藏身的山丘。
唐若雪眼疾手快,一竖狙击枪,跟螺旋残片来了一个碰撞。
只听当的一声,唐若雪虎口一痛,身躯一震,气血翻滚,整个人被震飞出十几米。
接着她从山丘掉落下去。
“轰!”
几乎是唐若雪翻落山丘,一枚火箭弹轰了过来,直接夷平这制高点。
三名掌控制高点的唐是保镖惨叫倒地。
火光冲天!
此时,废弃小镇一个地下室,灯光刺眼。
室内,站着陈厉婉、张有有和陈惜墨,四周还有十几个西方男子。
其中一个金发男子叼着一支雪茄,通过屏幕看着外面火光冲天的场景,很是满意。
随后他转身对着张有有开口:
“战夫人,这批伏击者,死得七七八八了,至于唐若雪,估计也已经一命呜呼了。”
“当然,我会带着鳄鱼小队亲自确认他们死亡再向你汇报。”
“战夫人也可以准备付给我尾款了。”
金发男子提醒一声:“收了你一个亿,还差一个亿。”
张有有淡淡开口:“鳄鱼先生,我给你这么多钱,还牺牲近百人做诱饵,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金发男子大笑一声:
“战夫人,你放心,我们的战斗力,整个佣兵界,不,是整个世界公认。”
“看过神州那部《战虎》电影没有?”
“那几个威风霸气的雇佣兵,就是以我大哥响尾蛇战队为原型拍摄的。”
他很是骄傲:“以一敌百血洗对手一个师,唐若雪又算得了什么?”
张有有冷冷出声:“可他们最后都死了。”
金发男子微微语塞,随后大笑一声:“等我好消息!”
说完之后,他就带着十几名佣兵钻出了地下室……
金发男子他们一走,地下室就剩下张有有三女,以及四名保镖。
陈惜墨望着张有有喝道:“战夫人,今晚的事情,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陈厉婉也脸色难看:“没错,必须说清楚这一出。”
张有有脸上没有情绪起伏,声音淡漠回应着两女:
“事情很简单,我给唐若雪送了一盒价值不菲的金丝茶。”
“里面装了一个精密的窃听器。”
“只是唐若雪他们很强大,我不敢轻易启动,免得被唐若雪他们发现端倪。
“老朝奉带人袭击唐若雪失败后,我就知道对唐若雪这种棘手的人,必须下重药了。”
“于是我就启动了这个窃听器,恰好听到唐若雪今晚要来废弃小镇伏击我们。”
“于是我就让鳄鱼小队提前赶赴废弃小镇建造地下室做安全屋。”
自言自語
“同时让他们携带重武器做螳螂捕蝉后面的黄雀。”
“鳄鱼小队,是在旗袍女子被唐若雪的人撞下楼时,我通过铁木清总督关系雇佣的。”
张有有很是坦诚整个过程:“杀死唐若雪,两个亿。”
陈惜墨依然愠怒:“你要设局,你怎么不跟我们打一声招呼?”
张有有依然平静:
“人多嘴杂,事情没成功之前,越少人知道越好。”
“而且我担心你们知道后,心里有底气,容易露出破绽,那就无法全歼唐若雪力量了。”
张有有财大气粗:“金夫人放心,你价值两个亿的货,我赔给你四个亿!”
“另外,我再向金夫人购买四个亿的武器给天下商会。”
听到前后八个亿,陈惜墨不仅没了怒意,眉间还一喜。
赚大发了!
张有有扭头望向了陈厉婉:“有四个亿武器,妈也足够给天下商会交待了。”
“啪!”
陈厉婉一巴掌打在张有有的脸上吼道:
“我差你四个亿吗?”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径不仅让我们这一次交易损失惨重,还差点让我们死在外面。”
“我的命我的声誉,是你四个亿就能弥补的吗?”
“你究竟在搞什么?”
“你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吗?”
“你是战灭阳心爱的女人,但还没进战家的门,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战夫人。”
“就算你进了我战家的门,这个家也是战太说了算,而不是你这个战夫人。”
她很是生气:“战氏家族还轮不到你擅自作主。”
陈厉婉发怒,不仅是因为损失和受到惊吓,还因为感受到权威被挑衅。
这种设局,应该她来主持,而不是张有有。
张有有挤出一句:“妈,你多次袭杀唐若雪失败,我就寻思替你分忧一劳永逸解决她……”
陈惜墨也出声:“战太,战夫人也是好意。”
她不想八个亿生意打水漂。
“啪——”
没等张有有说完,陈厉婉又是一巴掌过去。
“我用你分忧吗?”
“我开始没有弄死唐若雪,是想要替你拿回两百亿,警告之意胜过我的杀意。”
“老朝奉阴沟里翻船也是我下令要活口,绑架她回来逼迫她解冻铁木清总督资金和拿两百亿。”
“我陈厉婉做事何须你越俎代庖?”
“你给我记住了,战氏家族只有一个女主人,那就是我陈厉婉。”
“战氏家族也只有一个声音,还是我陈厉婉!”
“听清楚没有?”
陈厉婉戳着张有有:“听明白没有?”
“妈,我明白了,整个战家只有一个女主人……”
“那就是我!”
张有有低眉顺眼,右手一抬。
下一秒,扑的一声,一支袖箭钉入陈厉婉腹部。
没入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