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討論-1503 爆頭相伴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站住!不要跑,再跑就开枪啦……”
张队长的叫喊声响彻了四周,呼叫增援的电话居然惊动了嫌疑人,明显是有内鬼提供了线报,两名嫌疑人爬墙出来分头逃窜,三名男警只能分头追击,而两名女警也就吓唬吓唬人。
“邦~”
一声枪响打断了叫喊,独自追击的张队长应声倒地,但他却一个懒驴打滚躲到了墙角,迅速靠墙站起来打了个哆嗦,喘着粗气骂道:“娘的!真有枪啊,这下可要命了!”
“邦~”
张队也连忙朝天开了一枪,硬着头皮弯腰追了出去,可这片区域是待拆的城中村,四通八达的小路让人晕头转向,他追了一截就把人给跟丢了,举着枪茫然又紧张的打转。
“老张!前面,十点钟方向……”
赵官仁忽然从他头上跳了过去,张队又吓了一个哆嗦,赶忙顺着小路拔腿去追,可紧跟着又听到两声枪响,不过是从很远的后面传来的,估计另一名嫌疑人也开枪了。
“邦~”
“啊……”
一声枪响伴随着惨叫,一听就是赵官仁的声音,张队暗叫了一声不好,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巷子,正好看到一个高大的小子,戴着口罩绒帽还拿着枪,见到他回手就是一枪。
“邦邦……”
张队猛然缩回去伸手开枪,可紧跟着就听到了一阵奔跑声,他怒骂一声又追了出去,也不知道赵官仁摔哪去了,但就在他绕过一栋自建房时,冷汗一下打湿了他的全身。
“不要动!枪扔掉,不然打死你……”
杀手竟然站在自建房的后门内,猛然僵住的张队背对着他,满头冷汗的把枪举了起来,粗声说道:“你不要犯糊涂,现在自首还能争取宽大,杀警察可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枪扔掉!往前走……”
杀手瓮声瓮气的喝斥了一声,张队只好缓缓把枪扔在了地上,浑身僵直的往前走去,上手上前一脚把枪给踢飞了,可一道人影也忽然从二楼射出,一脚踹在他的肩膀上。
“咚~”
杀手一下横飞出去又滚两三圈,手里的枪都给滚丢了,张队长惊喜的回头一看,竟然是赵官仁举着甩棍猛冲过来,他连忙去捡被踢飞的手枪,但杀手又连滚带爬的冲进一条小路。
九鼎記
“砰~”
一根甩棍猛然砸在他背上,杀手又被砸了一个大马趴,赶紧翻滚着逃进一条横巷,等赵官仁追过去的时候他又故技重施,忽然贴在墙边拔出一把匕首,猛地朝巷外捅了过去。
“啊打~”
赵官仁嘴里怪叫了一声,侧身拍出了一块板砖,一下拍在杀手的脸上,杀手顿时闷哼着摔趴在地,鼻血瞬间染红了他的口罩,他晕头转向的翻过身来,胡乱的挥舞着匕首。
“砰~”
赵官仁一脚踢飞他的匕首,弯腰一把扯掉了他的口罩,马上就发现这货根本不像陆廷,但他却修了跟陆廷一样的眉形,还贴了一对双眼皮胶贴,戴上口罩才跟陆廷神似。
“兔崽子!很会玩啊,夏明东指使你干的吧……”
赵官仁一脚踩住对方的手腕,从他外套里掏出了一部手机,谁知杀手却痛苦的说道:“放、放我走,我可以告诉你,谁是杀你儿子的真凶,不然你永远别想知道真相!”
“切~你先说我再放你走,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开口……”
赵官仁将他的手机揣进了兜里,不怀好意的拾起了他的匕首,这时候张队长也过来了,可他竟然不是一个人,还满脸苦逼的举着双手,而杀手的同伙居然在他身后举着枪。
“哎妈~你也太菜了吧……”
赵官仁急忙把杀手给拽了起来,挡在身前用匕首架住了他,而对方也戴着帽子和口罩,还狞笑道:“金永岩!多年不见了,别来无恙啊,但你应该不记得我是谁了吧?”
“哟~开水锅里洗澡——熟人啊……”
赵官仁揪着杀手退进了巷子中,听声音对方明显是个中年人,个头不高也很削瘦,他便嘲讽道:“你遮的跟鬼一样,亲妈能认得你吗,有种把口罩摘了,认不出算你赢!”
“哈哈~你还真的人格分裂了……”
中年杀手大笑道:“我怀疑你根本不是金永岩,他可不会像你这么说话,更没有你这么大的胆子,不过这不重要了,我们一个换一个,不要跟我说废话,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
“我不换!老张牺牲是因公殉职,你杀警察必死无疑,嘿嘿……”
赵官仁嬉皮笑脸的继续后退,张队长被他气的脸都歪了,中年杀手也惊怒的瞪着他,但小伙子却突然停了下来,大声道:“开枪杀了我,不要让他知道谁杀了他儿子!”
“让你逼逼!”
赵官仁从院墙上抽出一块板砖,一板砖把他给拍晕了过去,迅速拖到后巷边上躲着,坏笑道:“你把人放了快点走吧,这小子晕了只能拖累你,你可不要走上枪毙的道路啊!”
“老子早晚弄死你……”
老熟人气的朝他连开了两枪,一脚踹趴了张队长才扭头跑了,张队长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巷子,躲到墙边腿都发软了,气喘道:“你也太狠了吧,为个杀手就不管我死活啦?”
“我要是把他放了,咱俩都得死,快把他背出去,我来断后……”
赵官仁又从墙上抽出两块板砖,贼兮兮的猫腰蹲到了路口,张队长只好背起杀手往前跑去,周围不少居民都发现了状况,可没有一个人敢露头的,全都关门闭户躲着看热闹。
“噗~”
“啊……”
张队长突然惊叫一声趴在了地上,赵官仁吃惊的扭头一看,一根弩箭射穿了杀手的头颅,还擦破了张队长的右耳,而不远处的一座院墙上,竟趴着一个戴头套的弩手。
“快躲起来!”
赵官仁拎着两块板砖猛冲了过去,谁知弩手也是个狠人,缩回去之后又猛地蹿出来,一箭朝他胸口射了过来,但他却抬手一挡,板砖顿时碎成了两截,让弩箭也弹到了地上。
“……”
蒙面弩手的双眼一突,如同活见鬼一般扭头就跑,赵官仁连砸了两砖都没砸到人,等他追到院子后面的时候,对方已经跑的没影了,他顾忌对方有枪也不敢追的太深。
“金永岩!张明山!你们在哪……”
周围终于响起许宁等人的叫喊声了,赵官仁很郁闷的回应了一声,等他再走回去一看,张队正丧气的蹲在一堆红砖后,望着被爆头的杀手尸体,一耳朵的血都不去擦了。
“蹲着干吗?赶紧去找你的枪啊,对方有可能扔掉……”
赵官仁走过去递给他一根烟,张队欲哭无泪的站了起来,苦逼道:“干了小二十年的刑警了,十分钟让嫌犯挟持两回,还让嫌犯在自己背上被杀了,实在是太丢人了!”
“人没事就行啦,他们计划的太周密了,我也差点中招……”
赵官仁苦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姗姗来迟的支援们终于抵达了,而张队长一下就爆发了,目眦欲裂的咆哮道:“谁他妈泄的密啊,我让人拿枪顶着头,不要让我抓到你,死内奸!”
“怎么搞成这样啊,这谁拿箭杀的……”
李副组长等人看见尸体都惊呆了,张队又大骂一声才扭头去找枪,而赵官仁则叼着烟上前,说道:“杀手被同伙灭口了,但不是跟他一块的中年人,还有个体型壮硕的躲在院里!”
“不可能泄密啊,我们已经非常谨慎了……”
李副组长烦躁道:“张支队打电话给我之后,我马上就通知特警集合,我们几位领导全都在场,不准任何人携带通讯设备,对讲机都是到了现场才分发,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
“卢处长!这是杀手的手机,让特警押送去破解,不要再出岔子了……”
赵官仁掏出手机递给卢明佳,卢明佳也不信任专案组了,叫上三名特警迅速离开,此时吃瓜群众们终于敢出来了,几名领导只好让人维持秩序,同时唉声叹气的通知技术队。
“岩哥!陆廷说他没有点过外卖,点外卖的手机也不是他的号码……”
许宁把赵官仁拉到了一边,说道:“对方只是以他的口气点了餐,说跑腿的外卖员会来拿,他还提供了家庭监控的录像,当时有人按门铃,但他在猫眼上没有看到人,所以没有开门!”
“花样挺多啊,这可是一步险棋……”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说道:“陆廷将警方的视线转移到自己身上,为真凶保驾护航,而他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警方又不可能严刑逼供,只能看着他继续逍遥法外,对了!你信他吗?”
“不信!从他骗我吃了药之后,我就再也不信他了……”
许宁愧疚道:“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就像被催眠了一样,好像有个声音在我脑子里说,原谅他吧,他也挺可怜,而且……金永岩左拥右抱,你不必愧疚,然后我就控制不住了!”
“光星人!这回让我抓了个现行了吧,还敢再下作一点吗……”
赵官仁望着天空嘟囔了一句,许宁并不知道他左拥右抱的事,而且许宁的本性善良又不贪婪,忽然干出这种龌蹉事,只能是被光星人给诱导了。
“你说什么?”
许宁抬头愣了一下,赵官仁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宁宁!你让人利用了,我不该生你的气,你是个好姑娘,远离我这个祸害吧,不要再给自己找麻烦了,我们俩注定有缘无分!”
“对不起!我干了那样的事,真的没脸求你原谅……”
许宁泪流满面的抱住了他,泣声道:“我是真心爱你的,从没有想过去伤害你,只希望你不要恨我,我准备辞职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如果你还有一点想念我的话,我……随时等着你!”
“我不会恨你的,分开了也是好朋友,好好休息吧……”
赵官仁轻笑着安慰了她几句,其实他并没有资格怨恨许宁,他一直把许宁当成工具人,顶多只能算是有点喜欢,分开了反而对两人都好。
“铃铃铃……”
赵官仁的备用手机忽然响了,他接起来就听人急声道:“老板!承光集团告我们侵权,检察院查封了公司的所有账户,他们的人还趁机恶意收购,不少股东纷纷叛变,应该已经控股啦!”
“是吗?”
赵官仁抠了抠鼻子问道:“没上市也能恶意收购吗,那你帮我问问他们,我的股份他们要不要,给现钱我可以打九折!”
“老板!你不要开玩笑,公司一旦上市,你的资产能翻几十倍啊……”
对方焦急的说道:“他们就是为了阻止我们上市才搞手段,你要那点蝇头小利有什么用啊,还有更麻烦的事,检察院正在到处找你,已经把你的办公室给翻了个底朝天啦!”
“哈~北江必胜客!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办事效率真高,你让他们到警局来找我吧,记得办理交接手续……”
我能吃出属性 小说
“啊?您又被抓啦,这不完犊子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