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科技之錘 愛下-325 老實人桑達爾看書

科技之錘
小說推薦科技之錘科技之锤
宁为的办公室里再次陷入沉寂。
两杯热茶徐徐的冒着白色的热气,直至在两人眼前飘散,桑达尔·皮查伊的目光落在这些白色的雾气上,大概是在思考该如何开口。
没有华夏文化底蕴,在搭配上一堆的专有名词,让宁为的那句话并不是很好领会其中的含义,但智商是个好东西,能让桑达尔·皮查伊极快就判断出,这句话大概率不是什么好话。
事实上桑达尔·皮查伊这次来是做了一些心理建设的,来之前他已经从很多渠道大概了解了宁为的性格——这家伙可不是那种好打交道的人。
很麻烦,但必须得有这次见面。因为桑达尔·皮查伊需要知道宁为的态度,因为跟华为的合作,眼前这位年轻学者的态度很重要,甚至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心里有了预期,往往便能耐得下性子,起码没有在被怼后直接起身就走。
没办法,都是被逼的。
谷歌需要一款操作系统,让谷歌架构保持生命力,这是谷歌布局未来的基础。什么是谷歌结构?不谈那些技术方面的认知,对于普通用户来说就是只要一个谷歌账号就能自动一键登陆几乎所有的社交应用跟游戏。脸书、油管、IG、推特等等全覆盖。
仅此一点就能看出谷歌架构对于谷歌未来发展的重要性。甚至谷歌可以容忍安卓不能为自己带来收益,邮箱、地球、浏览器、Gtalk等等都不带来收益,但是谷歌要保证自己的重要性,就需要移动操作系统的承载。
这也是谷歌甚至准备放弃安卓,一直在考虑开发新移动跟电脑操作系统的原因。甚至谷歌实验室早早的就已经立项研发VR系统,这些东西现在赚不赚钱并不重要,但如果将眼光放长远,现在这些投研的投入再未来都将成为宽阔的护城河跟厚重的城墙,来保证谷歌在久远的未来始终能笑傲江湖。
众所周知,谷歌最稳定也是最大的收入来源是其领导的广告联盟,即便是现在谷歌依然是互联网上最具信誉的广告平台。只要商业逻辑不变,广告就永远不会消失,但形式肯定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把握好广告的入口,就能财源滚滚。
现在谷歌面对的问题就是自家的护城河跟城墙还没完全搭建好,鸿蒙系统却已经严重威胁到谷歌生态的搭建,这属于战略上的失利。众所周知,战略上一旦出现问题,往往不是一、两次小的战术方面的胜利就能解决的。
这也是桑达尔·皮查伊这次不得不来华夏,并选择忍气吞声的原因。
他得搞定眼前这个年轻的男人,为谷歌的布局争取时间。
就这样,两人都沉默了很长时间,在宁为就打算开口结束今天这次没有营养的会面时,桑达尔·皮查伊开口了:“能否放下成见,或者说我们之间总能找到和谐发展的方法。华夏人在外交场合喜欢说一句话叫求同存异,我现在深信这句话。也许我们彼此间能够找到融洽发展的办法。”
“我知道之前包括谷歌的创始人说过一些伤害我们之间彼此友谊的话。但那些人都已经是过去式了,谷歌没有第一时间加入到三月智能体系也是一些战略上的考量,我们其实是希望三月智能平台能以一种更开放跟善意的方式来改变世界,我想这并不是根本理念上的不合。我们的目标终究是一致的,都是要发展科技来让这个世界更加美好。”
醫女當家:帶着萌娃去種田 小說
桑达尔·皮查伊的语气很坦诚,也让宁为感觉到了一丝丝的诧异,他还真没想到这位谷歌总裁兼任CEO的姿态能放得这么低,这其实跟英特尔那位总裁展现出的态度不太一样,所以总裁跟总裁原来也是不一样的。
尤其那句“那些人都已经是过去式了”更是戳中了宁为的心,说出这句话还是需要勇气的,毕竟谷歌的三位联合创始人都还没死。
就凭这句话,宁为觉得也许他能跟桑达尔·皮查伊这个印度裔美人成为酒肉朋友,这货喝多的时候再听他吹牛逼肯定更有意思。
“你要这么说的话,谷歌加入三月智能联盟到真的可以谈谈。这样,谷歌开放谷歌X实验室的成果跟数据,对接到我们的平台。联盟一起把全世界科技盘子做大,如果系统判定谷歌的贡献度足够,谷歌自然能拿到相应的授权。这些都是平台规章里的内容。我相信华为那边已经把这些联盟的规章都发给你看过吧?”
秀儿 小说
对方是真的想谈,宁为自然也放缓了语气,笑眯眯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完全开放实验室?据我所知,即便是苹果也没有完全开放自己的实验室吧?”桑达尔·皮查伊苦笑道:“而且这可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我得为董事会跟股东负责。”
“苹果的确没有完全开放实验室,但是苹果在其他方面做出了让步。华为是联盟主导者之一,苹果在华为最困难的时候提供了五千万片A系CPU,所以待遇不一样自然是正常的。总不好说谷歌什么都没做,就能在联盟内占据一席之地吧?”宁为放下茶杯,反问了句。
桑达尔·皮查伊立刻答道:“这个我也有想过,我们可以将Google Glass、 Project Wing、Lift Labs、Makani Power、Project Ara、Project Tango、DeepMind以及自动驾驶等等这些研发部门的数据对三月智能平台完全公开。”
宁为看着对面这位谈判对手,还是很佩服对方的。
怎么说呢,说谷歌有诚意吧?谷歌最前沿的研发部门Google X实验室跟谷歌先进科技与计划部门两个最重要的实验室都不愿意跟智能联盟共享。
但要说谷歌没有诚意,桑达尔·皮查伊报出的那些实验室几乎包含了这些年谷歌所有研究的项目。比如DeepMind代表了阿法狗团队,Project Ara是谷歌曾经名噪一时的模块化手机开发项目,谷歌眼镜自不用说,如果放到十年前那也是划时代的产品,Project Tango刚刚问世时也是黑科技,据说技术指标能达到每秒进行1500万次3D测量,使用一部手机就能完成周边环境的3D建模……
唯一的问题是这些项目目前都已经泯然众人,Project Ara反正当时炒作得很火热,但现在还没在手机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Project Tango的思路是让移动设备具备类似人类对空间和运动的感知能力,目标是能为盲人导航,让让人们能利用家中的环境玩拟真的3D游戏等等,这个初始很惊艳的项目大概也有太多的难题无法解决,现在同样已经没有太多消息……
当然,要说都是老旧的产业也不中肯,比如其中也有谷歌Calico公司这样则是新成立研究生命健康的团队,当然现在还没有什么突破的成果。
总结一下便是谷歌将一堆投入巨大但目前看来不太成功的项目都打包给平台分享,如果真的成功了,按照平台规则,他们因为前期的付出,可以不必在花钱就能无偿使用这些技术,联盟其他成员则需要按照在项目中的贡献度,来确定要花多少钱才能使用这些内部专利。
而要拥有贡献度,终究是往里投钱进行研发的,这绝对是仔细研究过三月智能技术联盟的相应规则才制定的策略,自然让宁为颇为感慨,所以不管规则做得多完善,只要想钻空子,终究是有办法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世界上能钻这种空子的公司并不多。能像谷歌这样财大气粗,可以用不到百分之十员工赚的钱供养另外百分之九十强员工负责的各类暂时不赚钱的技术项目,全球大概也就这么一家了。
而且还不能说这些之前提出的构想是没有价值的。
就拿Project Tango项目来说,即便不做手机,如果有设备能快速为周边环境做3D建模,对于未来元宇宙的发展自然是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只是现在大家没有之前的实验数据,也不知道谷歌的团队是卡在哪个技术难题上了。
Project Ara宁为其实也挺感兴趣。因为手机模块化说不定真能为下一代手机指明发展方向,这其实挺好玩的,起码宁为对现在外观已经千遍一律的手机没什么兴趣。走到哪里都要带一个长方体,宁为觉得肯定不是未来人的生活方式。
当然主要还是宁为对桑达尔·皮查伊观感不错,起码不像英特尔总裁那样趾高气昂的样子。既然态度足够低调,那还是有得谈的。
“如果这样的话,我可以不动用加入联盟的一票否决权。”宁为笑了笑,说道。
桑达尔·皮查伊愣了愣,这个回答让他哭笑不得。
不动用一票否决权的意思是其他还是要一切按规矩来。
按照规矩谷歌要提出申请,然后等待智能联盟里那些企业想起来开一次大会,大家投票决定是否吸纳谷歌入场,这显然不是桑达尔·皮查伊想要看到的。
谷歌需要的是尽快行动起来,最好能在今年鸿蒙系统下一次更新就把谷歌架构融入到系统之中,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谷歌重新获得投资人的信赖,起码股价不会再像现在这样跌跌不休。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要让大家都能有安全感,保证谷歌不会在下一个时代被淘汰。
这就属于战略上的需要,真的很可惜,互联网的入口从来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元宇宙时代没有正式到来之前的过渡时期,谷歌太需要保证自家架构在移动互联领域的影响力了。
“我得到消息说宁教授主导了一个未来科技城的项目,我想谷歌也许能在其中建设一个谷歌的专属区域,我们有很多超越时代的想法并付诸了时间,也许能在这座宏伟的未来科技城市中向大众展现一些对未来不一样的定义。”
思考了片刻后,桑达尔·皮查伊干脆的先转移了话题,显然想以投资科技城作为突破口。
起码情报做得很到位,起码知道宁为在未来科技城这个项目上的确付出过不少精力跟时间。
“科技城谷歌区?这个提议到也不错,不过,皮查伊先生,有些话我要先问清楚,建设了谷歌区之后,你们是想要科技城的股份么?”宁为颇感兴趣的问了一句。
两人手上的茶都已经快凉了,但显然宁为并没有给对方加点热水的打算。
“嗯……”
“是这样的,我理想中的科技城是一个对外界展现未来世界的窗口,真要在科技城里拥有属于自己的区域,相当于一个给自家公司做广告的形式,所以前期投入肯定要各家自己负责。但从我选择的建设地点来看,你也应该知道这座城市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所以再谷歌区域建成之后,你们还需要负责进行区域内设备的维护。”
“同时因为整座城市并不以盈利为目的,所以也没法把股份给分出去。换句话说这个事情咱们可以谈,谷歌可以投资一个专门的区域,这个区域我们还能以谷歌来命名,或者你们可以选择其他命名,但是这笔投资也就相当于广告投入了。当然,后续我也不会再收谷歌的广告费,只要你们按照合同约定,即时维护好区域内的设备正常运行就行了。”
宁为不厌其烦的解释着。
这些桑达尔·皮查伊当然听得懂,给钱、负责维护,然后其他事情就跟谷歌无关了。最多只能把这座未来城当一个不需要另外付房租的宣传场地,当然这还得以后人流量足够大,才算有些作用。如果人流稀少,那就是纯粹的投入,连宣传效果都达不到。
但如果真的人流量足够多,这种以未来科技为卖点的旅游性质城市肯定还是能赚钱的,但无论以后多赚钱都跟谷歌没啥关系。
有些不平等条约的味道了。
桑达尔·皮查伊不太清楚苹果是不是也这么跟宁为谈的,不过他没太多选择的空间。想要说服自己其实也挺简单,一次性花点钱为公司做宣传,对于谷歌而言并不是算特别伤筋动骨的事情。
“这些……都可以接受的。那么如果要投资一个区域大概需要多少呢?”桑达尔·皮查伊探询着问道。
宁为笑了笑,说道:“你等等啊……”
说完,宁为站起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办公桌前,将笔记本拿了过来,重新做好后打开笔记本,然后叫了声:“三月……”
“嗖……”,“喵……”
“把我们的未来城市确定的3D规划图调出来。”
“喵……”
“皮查伊先生想代表谷歌,找一块位置建设一个专属的谷歌区域,你帮他选一块位置,然后大概计算一下各项基础设施的投入。”
笔记本转到桑达尔·皮查伊面前时,这位谷歌掌舵人先是被屏幕角落那只大半花哨的小猫所吸引,这还是他头一次见到这个搅得世界都不安宁的网红小猫。
然后看到这只小猫抬起了爪子,将鼻子上的墨镜向下挪了挪,露出了那双灵动的猫眼似乎上下将他打量了一番,这个动作让桑达尔·皮查伊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笔记本中心的摄像头也跟着闪了两下。
下一刻,小爪子放下,小猫的尾巴翘起,临时充当起了指示棒:“喵,这块区域非常适合大型公司做产品展示,规划中这里跟靠着游戏区休闲区,跟华为区只隔着一条景观河,依山傍水,地理位置非常好。谷歌可以在这里建一栋产权不属于谷歌的未来谷歌大楼,谷歌的LOGO如果做得足够大,即便在高速上都能看到。投资额度也不高,仅仅只需要八亿美元,就能完成包括大楼在内的所有建设。当然其他需要展示的科技产品,需要谷歌自行另外提供。”
桑达尔·皮查伊呆呆的看着电脑画面,怎么说呢?这只猫在客串房产销售?
尤其是那只猫咪的眼神,真的像是在努力告诉他,谷歌这次占大便宜了!
然而开口却是八亿美元……
这是当谷歌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花费八个亿,建一栋产权完全不属于谷歌,但还需要谷歌花费精力跟金钱去做维护跟管理的大楼?
这一刻,桑达尔·皮查伊明白为什么他那些朋友们都很镇重的告诉他,宁为不是一个生意人,生似乎很反感生意人,所以千万不要以商人的思考模式跟他打交道。
这些话太正确了,因为此时桑达尔·皮查伊感觉他在面对一个强盗,做生意多累啊,张张嘴直接拿钱多简单?
“看来你跟三月很投缘啊,桑达尔,知道吗?三月主动开口跟人介绍这些,你还是第一位,包括上次我跟一位老先生视频的时候,三月都懒得出来多看那位老人家一眼,对了,那位老人家姓萨克勒,一位老绅士,不过一开口我就能猜到他年轻时候一定是个渣男,所以三月才不理他。你就不一样了,三月一定决定你是个老实人。”
宁为笑着说道。
桑达尔·皮查伊也笑了,当然内心大概也在吐槽着:“你特么才是老实人,你全家都是老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