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討論-第九九六章 失守讀書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帐内所有人几乎都是同时起身。
真羽部接下来的部署,完全要按照乌洛兰目前的情况来安排,塔格已经大声道:“进来!”
很快,从帐外进来数人,几人搀扶着两名真羽武士进来,这两人身上都是血迹,其中一人的手臂已经被砍断,用绷带绑着,大家看见此景,一颗心顿时都沉下去。
不少人心中其实还心存侥幸,只希望贺骨人并没有轻易出手,可是看到这两名兵士的样子,都知道事情不妙。
“塔格,我们前往乌洛兰的途中,遇见了一队从罗支山赶回来的兄弟。”一人恭敬道:“他们是从罗支山突围出来报讯。”
塔格盯着那断臂人道:“罗支山现在是什么情况?乌乌洛兰索怎样?”
“塔格,三天前,贺骨人突袭罗支山。”断臂人神情愤然:“吐屯率领我们撤到罗支山,凭借山上的防御死守,又派人向汗帐求援。但贺骨人这次倾巢而出,至少也有一万多人,他们围困罗支山,从四面发起进攻,吐屯连续四次派出求援的队伍都被他们截杀,还将…..还将他们的人头穿在长矛上,让我们下山投降。”
所有人都显出愤恨之色,拳头握起。
“我们是第五批被派下山的队伍。”另一人禀道:“我们一共二十人,趁夜下山突围,突破了他们的包围,但却被他们死死咬住,二十人分成四队散开,我们这一队五个人,有三人被追兵射杀,剩下我们两个日夜不歇….!”
“罗支山现在在谁的手里?”
“我们下山的时候,贺骨人已经攻上山,吐屯带着剩下一千多人没有了退路。”断臂人道:“贺骨人的攻势很猛,不在乎性命,日夜连续不断反复进攻,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天,罗支山…..!”说到这里,神色黯然,但大家心中都清楚,贺骨人既然已经攻上了山,而且兵力数倍于乌洛兰,这两天过去,罗支山十有八九已经落入了贺骨人的手中。
这对真羽部来说,是最坏的结果。
按照众人的设想,如果罗支山没有失守,援兵尽快抵达,那么两股兵马前后夹击,足以让贺骨人感到恐惧,没有迅速拿下罗支山,不战而退也是大有可能。
但现如今罗支山已经落入贺骨人之手,占据了要地,居高临下,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再次上演,所有人的神色都显得异常凝重。
突牙吐屯向塔格道:“塔格,不能再等了。两天过去,乌洛兰索是我们真羽的无双勇士,他绝不会向贺骨人投降,也一定会坚持到最后,只要贺骨人没有完全控制罗支山,乌洛兰索就一定会等待我们增援,我们必须连夜出发救援。”
在场大多数人也都是纷纷赞成。
不过大家心里也明白,乌颜山距离罗支山的路途不算近,这样的积雪天气,就算立刻出发,至少也要两天才能抵达罗支山,让乌洛兰索再支撑两天,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众人整装待发,只是没有塔格的吩咐,也不敢轻举妄动。
聖武時代
塔格却也知道当下局势,是对她极大的考验。
于公而言,如果失去了罗支山,真羽部的背面再无屏障,从战略上来说,北方防线将处于被动,于私而言,如果无法夺回罗支山,自己在部族的威望将一落千丈,虽然真羽垂已经被杜尔扈人带走,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已经不存在,可却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够继承汗位。
所有人都看着塔格,等待塔格的决议。
塔格缓缓坐下去,沉吟许久,目光渐渐变得坚定起来,正要站起身下令,秦逍却忽然道:“塔格等一下!”
众人都是很不悦地看向秦逍,如此关键时刻,一个唐人在这里指手画脚,实在让人反感。
“怎么?”塔格看向秦逍。
“塔格是准备率军杀到罗支山,与贺骨人一决雌雄?”秦逍凝视着塔格,平静道:“塔格不在乎和贺骨人两败俱伤,让杜尔扈人趁虚而入?”
突牙吐屯厉声道:“我们还有许多弟兄在罗支山,就算他们战败成为俘虏,我们也要将他们救回来。难道因为害怕杜尔扈人趁虚而入,我们就放弃自己的族人不顾?”
“塔格,请您下令,我们立刻出发。”
“若要撤兵,我绝不同意,哪怕是我一个人,也要杀到罗支山。”
帐内一阵骚动,塔格见得众人群情激奋,亦知道自己这时候就算反对出发,也会遭到极大的阻力,甚至会被众人认为是怯懦,而草原人最鄙夷的便是胆怯的懦夫。
秦逍也知道众怒难违,起身道:“诸位,我只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唐人,本不该在这样的会议多嘴。但塔格对我有恩,这次又带我出战,嘱咐我有话直说,我这才多嘴。我无法决定贵部的决意,只有一个请求,能否让我和塔格单独说几句话?”
大家也不知道秦逍意欲何为,都看向塔格,塔格犹豫了一下,才向众人道:“你们在此等候。”起身出了帐篷,秦逍跟随在后,塔格走了一小段路,周围没有别人,这才回过身,见秦逍已经跟上来,这才道:“向恭,你的担心我很清楚,我也知道,这场厮杀要分出胜负,无论真羽部还是贺骨部,都会死伤无数,结果也是两败俱伤。可是真羽人从没有怯懦的时候,即使明知道和贺骨人拼命会便宜杜尔扈人,但乌洛兰索被困罗支山,让大家撤兵,那是绝不可能做到。”
“塔格,你的意思我明白。”秦逍点头道:“其实我也没有想过真羽部会撤兵,在我看来,非但不能撤兵,而且还要迅速出发,尽快赶到罗支山。”
塔格一怔,有些迷糊,蹙眉道:“你刚才不是说反对出兵?”
“我不反对。”秦逍微笑道:“我只是想说,这场仗不是冲过去直接与贺骨人拼死决战。两败俱伤的局面,谁都不愿意看到,说句心里话,我虽然不是锡勒人,可并不希望锡勒诸部的实力受损。”
塔格一时不知道秦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秦逍解释道:“塔格,铁瀚的杜尔扈部在草原崛起,对周围的力量都不是什么好事,不但威胁到漠东草原,也同样威胁到大唐。我是大唐人,绝不希望看到铁瀚的狼骑兵一统大漠,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大唐也将迎来巨大的灾难。”顿了顿,才继续道:“漠东的锡勒诸部,实力并不弱,你们有战马,有铁矿,还有无数骁勇善战的勇士,如果锡勒人抱成一团,即使是铁瀚,也不敢派出一兵一卒踏入漠东草原。”
塔格苦笑道:“我知道,可是锡勒三部仇恨太久,想要化解三部的仇恨,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即使无法抱成一团,也不能继续残杀下去。”秦逍叹道:“你们互相残杀,只会让漠东锡勒的力量愈发衰弱,铁瀚是一头吃人的狼,只要找到出手的机会,不会放过。对大唐来说,保持锡勒现有的力量,让铁瀚对漠东草原多少还有些忌惮,这才符合大唐和锡勒诸部的利益。”
秦逍坦诚而言,塔格却也诚恳道:“父汗其实很早就明白这个道理,所以这么多年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和他们发生战事。不过挛鞮奴云是头母狼,我们不去打他们,他们却主动来打我们,如果对他们示弱,只会助长那头母狼的气焰,他也一定会得寸进尺。”抬头看了看天色,道:“你的好意我清楚,但我和部族的其他人都不能接受。”
“塔格,如果有办法化解这次战事,让双方不至于流血太多,你可愿意?”秦逍凝视着塔格的眼睛问道。
塔格一怔,但马上点头道:“如果少流血,当然是我的愿望。”随即摇头道:“但目前的局面,流血已经无法避免。你是想让我派人去和贺骨人谈判?那你实在是不了解他们,他们就算占据劣势,也从没有屈服,就不必说他们拿下罗支山,还会向我们妥协。他们不会放弃罗支山,我们同样也不会放弃,所以最终还是要用马刀来说话。”
“塔格不用着急,给我半个时辰的时间。”秦逍道:“帐内人太多,你是否可以留下可以信任的部下,主要是那些对真羽不忠心耿耿的勇士,我有话对你们说,人越少越好。”
“你想做什么?”
“你相不相信我?”秦逍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也许给我这半个时辰,可以让你们少死很多人,也会让局势有新的变化。”
乌晴塔格一时间还真不知道秦逍到底想怎样做,不过她却也知道,越是情况严峻的时候,这人越是冷静异常,而且能够想出让人出乎意料的办法。
洪荒之殺戮魔君
延迟半个时辰出发,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现在即刻出发,也改变不了罗支山的局面,微一沉吟,也不多言,径自回到帐内,片刻之后,秦逍看到不少人从帐内走出来,这些人看到秦逍,脸色都不怎么好看,离开大帐一段距离,三五成群,交头接耳,显然是在商讨接下来的行动。
羊叱吉也从帐内出来,找到秦逍,向秦逍招招手,秦逍这才进了帐内,只见帐内只剩下四五个人,古单和突牙两位吐屯也留了下来,不过这些人都是一脸狐疑,显然不知道塔格要做什么。